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
随便发论坛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查看: 4454|回复: 0

二十年的冤鬼纠缠,说不清的是非因缘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8-10-11 13:41:11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我的父亲娶过两个老婆。第一个是十二多岁时,娶了邻村一个姑娘。我叫她杜阿姨。杜阿姨身体虚弱,干不了农活,幸亏我父亲那时候会瓦工,又是包工头,人又勤劳,所以过的还算不错。
杜阿姨人虽然瘦弱,可仍然坚持给我父亲生了个女儿,也就是我同父异母的姐姐。那时候是八十年代初。自从生了女儿,她的身体更加不如从前。而父亲随着照顾她的年月增加,渐渐不耐烦,到了后来开始反感讨厌,经常惹杜阿姨生气。受到身体跟精神的双重刺激,本就虚弱的杜阿姨,开始恍惚起来,经常胡说八道,精神出现问题。父亲这时候,感觉她是累赘,就跟她离婚了。而我的姐姐,父亲嫌她是女儿,给了杜阿姨。
从此,杜阿姨跟女儿相依为命,由她的亲戚照顾,父亲几乎没去看望他们。过了两三年,父亲遇到了另一个姑娘,就跟她结婚了。这个姑娘就是我母亲。结婚一年后生了我哥,六年后,又生了我。这期间,杜阿姨听说我父亲再婚的消息,受不了刺激去世了。而我姐姐,也被送到亲戚家寄养。
自从杜阿姨去世,她的鬼魂就经常去我家,附体在我母亲身上,或哭诉以前的事,或骂我父亲。母亲每次被附体,就半醒半睡,萎靡不振的样子。隔个把月,或几个月就附体一次。父亲找了很多民间神婆神汉,用了各种办法,要么无效,要么只能一时有效。而我母亲本来身体很好,随着杜阿姨这么闹腾,也渐渐开始生病。
这么闹腾了几年,到我三四岁记事开始,就经常看到母亲被附体,或者生病的样子。每天幼儿园放学回家,别的小朋友高高兴兴,我则因为挂念母亲而忧心忡忡。而自己却无能为力,懵懵懂懂接触这些的同时,也萌生了解决这些问题的念头。也因此,体会到了母亲的不易,每次有好吃的,母亲不先吃,我绝不吃,努力学习只为博取母亲高兴。
高考后,我考入一所985理工院校,闲暇时间开始泡在图书馆,接触灵异方面的书籍。从道家到佛教到古印度教,从民间术法到中医,从祝由十三科到奇门遁甲,并由于机缘成熟,得到师父指点实修,从静坐到念佛,从几十万大悲咒到几万楞严咒,从楞严经到阅览大藏经,那几年由于学业修行同时进行,压力大到经常失眠。由于用功修行,毕业时除了得到毕业证,还得到了师父的允许,可以济世救人的另一张无形许可证。因为在修行没有基础前,是不可以出去宏法的,传法错误,种下不好的因。
这时候刚参加工作,离家很远。一天父亲打电话,说那个杜阿姨又出附体在我母亲身上。我就电话里持咒把她给降服住,施法后,杜阿姨大喊,怎么走不了了,非常痛苦的样子,挣扎了一番也没用,就求饶。父亲要我收拾她,我没同意。告诉杜阿姨,父亲有错,可你不该拿无辜的人出气。以后只要你不招惹我家人,我也不惹你。再有这种事,你即使跑到天涯海角,也能抓到你(这是修行勾召法,修行人士应该明白)。杜阿姨同意后,我告诫她保护良善,积德行功,然后把力量撤了,让她走了。从那次后 ,杜阿姨再没消息。
在通用工作几年后,经济条件逐渐好起来,我开始找那个同父异母的姐姐,去年总算知道她的消息了。她已结婚生子,虽然是普通农民家庭,但过的很平静。我考虑后,还是决定不打扰她。上一代的恩怨纠纷,不应该带到下一代,各自安好是最好的结局。在这一场恩怨中,我不认可父亲当年的做法。也很心疼杜阿姨,她命太苦,以致写这段往事时还是唏嘘不已。还是以一首诗纪念这段吧。
情尽嗔犹在,恩爱不复昔。一朝撒手孤魂去,烟坟荒草稀。
谁道骨成灰,相见更无期?梦里移魂诉前尘,言罢泪淋漓。
悲君黄泉魄,半生恨未移。纵掌玄黄握五雷,无奈忍相逼!
一入幽冥道,茫茫何处栖?荡荡佛天不相负,笑归莲花西。
热帖推荐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广告合作|最好的免费自由发布信息,广告,帖子的平台

GMT+8, 2018-10-19 15:27 , Processed in 2.338520 second(s), 23 queries , Gzip On.

Powered by SBFbbs Plus!

© 2018 随便发论坛 版权所有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